【匈牙利 福利模式】為什麼它成為歐洲最受歡迎的移民國家 |捷福利制度轉型比較評析 |探秘匈牙利福利模式 |

0 minutes, 16 seconds Read

匈牙利福利模式備受關注,因其移民政策開放態度,吸引了大量外國人前往該國生活和工作。本文介紹匈牙利福利政策,以及為何它成為歐洲移民。

匈牙利保險制度覆蓋了所有公民和合法居民。保險費用個人和僱主承擔。醫療費用包括藥品、診斷和治療費用。匈牙利醫療技術水平,醫療設施齊備,醫生和護士專業水平。

匈牙利教育體系包括幼兒園、小學、中學、高中和大學。公立學校是免費,私立學校收費。匈牙利教育水平歐洲排名,其中布達佩斯大學和研究機構享有聲譽。

匈牙利住房政策鼓勵人們擁有自己住房。政府提供各種貸款和補貼,幫助人們購買房屋或翻新房屋。匈牙利租房市場價格,使得租房成為一種可行選擇。

匈牙利就業市場,失業率。政府提供各種就業機會和職業培訓,幫助人們獲得工作。於那些失業或無法工作人,政府提供社會救助和福利。

匈牙利移民政策開放,吸引了大量外國人前往該國生活和工作。政府提供各種移民方案,包括投資移民、創業移民和高技術移民。匈牙利還提供多種居留許可和居留權,使得外國人該國居住和工作成為可能。

匈牙利福利政策完善,對公民和合法居民提供了全面保障。其開放移民政策吸引了大量外國人前往該國生活和工作,使得它成為歐洲移民之一。

本文主要涉及匈牙利福利模式和移民政策,以及什麼匈牙利成為歐洲移民。

匈牙利福利模式於其他歐洲來説保守,但是完善。匈牙利社會保障體系包括醫療保險、養老保險、失業保險和家庭津貼。匈牙利還提供免費教育和醫療服務,以及公共交通和住房。總體來説,匈牙利福利模式注重社會公平和。

匈牙利移民政策於其他歐洲來説格。匈牙利非歐盟移民設置了嚴格限制,符合條件才能申請移民。匈牙利採取了一系列措施來限制非法移民,例如修建隔離牆和增加邊境巡邏。

近日,英國研究機構Legatum Institute發佈了“2023全球指數”報告,對世界167個國家和地區過去幾年發展及願景進行排名。Legatum2023年指數報告中,匈牙利福利指數十年來排名有所回落。但中東歐國家中,匈牙利發展速度是。主要是政治不可預測性和情況降低了平均水平,而社會護理系統質量以及機會歐洲其它國家相比。

2023年Legatum指數報告中,匈牙利福利狀況排名第42位-與去年相比提升了一位。報告167個國家使用指標,並以組合方式對包括投資環境、、教育和社會資本12類67個項目進行評估。

匈牙利數據很,只有羅馬尼亞、保加利亞、塞爾維亞和波斯尼亞和黑塞哥維那排名落後於匈牙利,但克羅地亞超過匈牙利,全球排名從去年44位晉升到第41位。波蘭升至第37位,斯洛伐克升至第35位,斯洛文尼亞升至第27位,捷克共和國升至第25位。是波羅的海國家,因為愛沙尼亞是東歐國家中發達國家,排名第21,拉脱維亞第31,立陶宛第32。

丹麥領先,瑞典第二,挪威第三,芬蘭第四,於瑞士。歐洲大型經濟體中,德國表現,排在第9位,法國第23位,西班牙第24位,意大利第30位。

匈牙利治理質量受到批評這份排名中,並收入水平每個國家程度進行排名,而是投資者保護、基礎教育質量關鍵政策領域,以及政府,空氣污染程度,社會關懷系統、社會公平狀況、住房條件進行分類,並新聞、公民維護其基本權利機會以及市場開放度、企業家階層機會經濟因素進行了排名。

排名中強調了和包容度,以及政治程度創造財富關係。“公民權力,他們會傾向選擇支持那些民謀福祉政府。比如醫療保健和教育公共服務,做會帶社會。”然而,匈牙利而言,政府表現得分,因此它幾個方面表現於世界平均水平:政府表現排名第76位,個人排名第92位,企業質量環境第96位。教育和醫療方面表現於歐洲平均水平,前者全球排名中位列第46位,後者位列第41位。

匈牙利是例子嗎?Legatum報告匈牙利列為例子,因為他們調查,匈牙利民主制度出現了倒退。過去十年中,對行政權力和政治責任限制大大減少。今年,匈牙利前者中排名第113位,後者中排名第91位。

政府權力獨立和民間控制方面,匈牙利排名第148位。之家報告,他們發現匈牙利基本民主制度體系,言論執行受到限制。

有人提到近年來匈牙利政府和出人意料,重寫了憲法幾項內容,並賦予執政政府權力——它自己。這使得政府能夠迅速更換公務員,洗牌選區,並包括憲法法院內關鍵職位上安插效忠者。報告稱,匈牙利並不是唯一一個民主治理質量下降國家。

負面趨勢全球範圍內無論大多數國家是否舉行選舉,世界各地民主制度削弱。西歐外,所有地區行政權約束惡化,司法和機關行政權約束程度有所下降。

歐洲許多國家很好地説瞭這一趨勢,他們政府正在實踐民主做法。公民自由是如此。過去十年中,108個國家人身自由惡化,政府集會和結社、言論和信息獲取敵意日益增加。審查制度世界範圍內變得普遍,包括民主國家。

報告分析西方福利狀況,發現國家福利停滯不前。研究人員補充説,儘管來看,西方自由民主國家許多指標上表現,但有跡象。

地位工人實際收入停滯不前或下降,因為他們適應經濟變化,例如全球通貨膨脹加速。因此,公民對民主政體表現以及民粹主義增長。

自20世紀90年代中期以來,全世界本國民主表現“滿意”公民比例增加了近10%。

延伸閱讀…

探秘匈牙利福利模式(為什麼它成為歐洲最受歡迎的移民國家 …

世界上福利完善的國家——匈牙利

公民評論(中文特刊),第 15卷,2019, 222-237頁, DOI: 10.24307/psz.2019.0815

發達世界,新生兒數量減少和生育意願下降是現象,即使在位於 大陸、歷史發展國家是如此,如中國和匈牙利。這項研究調查了過去十年 生育主題社會人口趨勢,並提出了匈牙利相關經濟對策。作者調查了政府 幹預措施變化,重點是促進生育政策、家庭津貼和監管政策。他們假設是, 財政政策可以通過與子女有關津貼(家庭津貼、家庭創造津貼)影響母親和生 育。作者通過自己實證研究結果説瞭家庭政策幹預影響。他們調查結果載 有關於年齡組和家庭政策區域差異相關數據,並預測了預期生育趨勢。

1940年西歐,直至1960年以來東歐,生育子女意願下降(Neyer ,2016)。自我實現必要性、個人主義佔首位、對工作場所期望提 以及傳統家庭模式壓制,影響了孩子養育(Oláh,2015)。制度變化造成定性減少出生人數起到了作用。這些趨勢導致千 年交後1歐洲(和匈牙利是)總生育率持續下降,生殖率為2.1(Sobotka,2017)。2000年到現在,歐洲總生育率年生育率1.46和1.58 之間波動,匈牙利這一數字1.28和1.53之間變化(KSH,2019)。

社會學家和人口學家認為,歐洲國家和匈牙利,有複雜社會過程, 背後條件是生育意願下降(Becker、Lewis, 1973年,De Tray, 1973 年;Robinson,1997)。傳統生活形式解體、消費社會中個人作為一個家庭 轉變是一種質變化,難以量化對出生影響(Gronau,1973; Lelbo- witz,1974)。這些因素深深植根於文化,預計改變,但可以利用經濟手段 來其影響(Lentner,2017)。伊斯特林(Easterlin)(1978)和邦加茨(Bongaarts)(1978、1987)是第一個試圖量化社會決定因素對生育影響國 家。模式中生育率是供應變量:它指是沒有避孕和墮胎情況下可能 發生生育情況。於先進經濟體來説,計劃生育(其模式中,對生育 需求)超過了生育率,其減少到生孩子預期數量。

許多發達國家有一種生育推遲到後趨勢,這納入生育率解釋 因素。推遲主要原因是延長在校時間。同時,青年人認為,生育孩子需要有 經濟背景,即工作存在和住房狀況解決,是其主要一個因素。 住房狀況主要包括購置自己住房(Spéder,2011)。人口趨勢,許多 歐洲國家採取了積極家庭政策措施,促進生育和撫養子女。狹義上説,家 庭政策可解釋政府補貼和旨在支持照顧和撫養子女家庭服務結合。這 方面,現金津貼和補貼可解釋家庭政策工具直接形式,而減税可解釋 間接形式(Lentner,2017)。

通過個人所得税制度,獎勵措施一部分影響到生育開支:通過家庭減税,政府 目的是確保撫養子女工作父母工資應家庭中徵税。另一種激勵措施是 改善家庭住房條件,支持獲得自己住房。後一種情況下,政府政策假定獲得 住房時間生育日期有影響:購置第一套住房可能導致第一個孩子承諾傾 ,後,獲得公寓可能性有助於帶來多孩子(Lentner,2017)。

2010年,匈牙利政府確定了家庭支助政策(Sági,2017)。2011年家 庭税收減免已成為援助計劃主要支柱之一:家庭税收減免作為生育福利決 定因素之一,是支付就業和自營收入津貼即個人收入。國際税收政策決 議,合理收入條件是津貼,因為它不是直接影響應付税款,而是税基減少(OECD,2012)。家庭津貼可以持有人(是家庭撫養者)有受益人資格受撫養月份後進行驗證。每月比率兒童人數增加而增加:2019年, 匈牙利毛收入19.6%一個子女計算,兩名子女39.2%,三名或 三名以上子女64.7% (表1、)。

2015年起,家庭津貼添加到家庭補助中。但是,只有在應税基數只能部 合併税基支付情況下,後者才能執行。是,雖然家庭減税減少了税 ,但家庭津貼減少了應付繳款數額。津貼擴大到個人繳費,基本上有利於 撫養三個或三個以上子女家庭,或撫養兩個孩子單身人士。

生育外,2015年起,它鼓勵國家“首批已婚人士利益”結婚實 行税收優惠。這是一個減少税收基礎優惠,其中執行那年每月可折扣31,250 福林(轉換人民幣760元)而2016年33,335福林(811元)。首次結婚夫 婦折扣是一方第一次結婚夫婦折扣。這種折扣可以實行24個月,即使 是家庭免税額之外。折扣可以集體提供,但只能配偶一方提供。

延伸閱讀…

波、 匈、 捷福利制度轉型比較評析

匈牙利再轉型之謎

2016年開始,個人所得税減税16%到15%。從今年開始,有兩個 孩子家庭税基折扣增加,税制比例獎勵有兩個孩子,後三個以上 子女福利。2017年起,家庭折扣處有所擴大:家庭津貼不僅其中一名 子女和同一家庭親屬使用,他生活一起子女父母親屬使用。

終於,2019年2月宣佈家庭保護行動計劃載有促進生育子女額外激勵措 施。作為其中一部分,生育4個孩子婦女生命結束前免交個人所得税。2

經合組織國家經濟政策中,對家庭税收政策減免會顯示出來: 單身和無子女工人相比,有子女家庭而言,就業收入是於税收水平(OECD,2012)。換言之,鑑於有子女和撫養子女經濟負擔,有子女家庭 税負(Leibenstein,1975; Cullison,1977; Nerlove,1975)。匈 牙利,這種分歧佔主導地位,税負;家庭税負30.8%到46.1%。中 國税收政策沒有區分家庭類型,税率統一32.9% (2016年數據)。

家庭免税額外,匈牙利於2012年5月15日啓動了“家庭創造方案”,其中一個要 素是支持重塑新生社會政治政策。其目的是支持沒有房子居民建築和購買 住房支持。另一個要素是家庭基礎利率補貼,其目的是提供利息補貼貸 款,於購買、建造和購買公寓、購買公寓和使公寓現代化。住房建設利率 補貼可用於購買抵押貸款延遲或取消貸款住宅財產,以及剩餘借款人購買 住房。2015年起,津貼範圍擴大到購買住房。2016年和2018年 改革,家庭政策目的是使家庭福利條件,並有可能撫養和承擔子 女家庭提供援助計劃儘可能廣泛的生活範圍。例如,這些變化是父母年齡、 要購買住房平方米價格、公寓擴大變化(Sági,2018)。

家庭創造方案那些成立家庭和想要成立家庭,以及對那些 沒有孩子夫婦、撫養孩子人、收養者人、有一個孩子、 兩個孩子、有三個或三個以上孩子家庭、購買新建公寓,新建房子,二手房 住宅或是房屋擴建人(表3、)。

住房補貼計劃條件地表明,政府贊成建造住房,而不是購買住房,並 為生育一個以上孩子提供了多援助。匈牙利制度特點是,援助不僅提供給 出生兒童,而且如果父母承諾未來要生育,會提供補貼。生育孩子履 行承諾時限4年,2個子女期限8年,3個或3名以上子女10年。作為2019年 宣佈《家庭保護行動計劃》一部分,第二個孩子出生時,政府負責父母 抵押貸款信貸中其承擔100萬福林,第三個孩子400萬,後每一個生育100 萬福林。國家支付津貼。2019年7月起,匈牙利為已婚青年提供了生育津貼。每 個40歲以下婦女第一次婚姻中可得到1000萬福林優惠貸款,作為開啓生 活部分啓動貸款。生養孩子後需要繳付貸款剩餘部分,生養三個孩子後 可免除償還貸款債務。有兩個子女家庭,如果能充分利用家庭政策福利,可得到 總額2143萬福林(家庭補助津貼+ 1000萬家庭補助信貸+ 1000萬福林使用貸 款),但條件是提供一切可能援助形式。第二個孩子出生後,免費使用無息貸 款支付3年,即債務30%,因此償還1931萬福林,期限20年。 與利率利率住房貸款相比,這意味着1341萬福林財政優勢。有三個 孩子而言,經濟利益,那麼有償還不到2594萬市場貸款。

鼓勵生育福利內容農村發展有關:它生活農村地區家庭 提供優惠。大多數有資格獲得支助城市是那些離各縣、交通方面地位城市。2019年2月,政府決定該區域家庭住房創造津貼 (村舍)實行“匈牙利村落”計劃。該農村家庭創造津貼計劃區域受到5000人以下定居點影響,全國平均水平(2003年1月1日人口不到95%)相 ,此居民人數於2003年。這一變化實質是:只用於新公寓金額(津 貼),現在可以購買、擴大有關小定居點住宅並使其現代化使用。生育 一個孩子後,60萬福林是住房家庭創造津貼和,但生養兩個 孩子後是143萬提高260萬福林,生養三個孩子220萬上升到1000萬 福林。養育4名孩子人現在275萬到獲得1千萬福林有權享受相關 定居點待遇。

匈牙利國家銀行住房報告中,匈牙利國內市場報告,去年我們 房價每平方8萬福林,這意味着1000萬福林可以足以購買125平方米家庭 住房,這是有意購買人幫助。然而,來自中心城市人不可 能中心城市搬到農村,但這種支持有可能幫助生活這些定居點大約200 到250萬人,而不是不惜一切代價離開定居點,或減緩周邊地點村莊人口增 長。住房分析人員而言,這類農村區域房地產市場可以振興起來,是 如果市政府管理層通過發展住宅綜合體、改善服務和加強定居點來加強 這些機會話(Péli、Neszmélyi, 2015; Hegedűs,2018)。這可以改善社會 流動性和促進勞動力市場(Némedi-Kollár、Neszmélyi, 2015)。預計該村落計 劃2019年7月1日起可以提出申請。

後,住房獎勵框架內需要審查問題是,經濟政策設計或運作援助計 劃時不能忽視財政可持續性。最近一項研究(Tatay,2019)調查了家庭支 助系統主要支柱之一私人家庭福利津貼預算負擔。人口統計數據以及津貼規 是計算模式框架。2020年2040年期間這一福利預期,可以得出 結論,人口發展,如出生率演變和預算負擔,是積極,匈牙利經濟是 2013年後經濟增長和金融特點。

多研究(Sági,2017; Sági、Lentner, 2018)審查了達到生育年齡年 人意願是否會因家庭政策獎勵而改變,例如匈牙利是否存在住房支助計劃。 2016年,有1332名受高等教育學生參加了第一次問卷調查。2018年頭幾 個月調查問卷中,作者採訪了全國20大學15,700名高等教育學生中(40%為男性,60%為女性)(表5、)。參加這項研究20所大學共有174,338 名全日制培訓學生(2018年數據);這是佔202,300全日制實習大學生86.2%。 該調查代表了未來高等教育中高收入青年(佔年齡組總人口23.7%)。

第一次調查時,我們詢問了受訪者性別、年齡、居住地、兄弟姐妹和住 房狀況,我們想知道一些基本人口特徵。瞭解受訪者如何考慮家庭和家 庭創造支持他們生育意願激勵效果,我們提出了兩個主要問題:“其觀點, 家庭支持措施是否增加了生育孩子心願嗎? ”3,“目前創造住房補貼 多大程度上有助於未來住房條件發展? ”第一次問卷調查結果顯示, 73.4%受訪者,住房補貼提高了生育意願;然而,只有36.7%人援助計劃如 果維持這種計劃是否會有多子女問題作出了肯定答覆。受訪者中,生 育一個或兩個家庭加強了援助積極激勵作用。4總來説,作者結論是, 住房補貼鼓勵生育孩子積極性。

調查結果證實,75%年輕人認為,家庭政策激勵了生育意願。然 而,只有20.9%受訪者(受訪者百分比大大於上次調查)回答説,如果援 助繼續下去,可以生孩子(表6、7、)。

研究結果支持了比例年輕人想要孩子,即推遲生育。5其中主要 原因是找到伴侶、配偶(40%)兒童有關社會福利(幼兒 園、託兒、家訪護士)(38%)。請注意,後一個問題是2019年2月, 家庭保護行動計劃打算作出反應,通過擴大席位,今後三年內完成託兒條件 提供。如果這實現,2022年,匈牙利所有需要養育孩子可以送到 託兒。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