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產 西班牙 高福利】歐洲高福利破滅 |西班牙社保赤字瀕臨破產通脹再創新高 |天下雜誌 |

2 minutes, 12 seconds Read

【歐洲時報記者唐奕奕編譯報道】於疫情使醫療系統開支劇增,加上大量民眾失業,加劇了社保基金供需現象,社保基金瀕臨崩潰。另一方面,三月物價指數繼續上升,意味着西班牙通貨膨脹創新高。

《世界報》報道,新冠疫情引起危機衝擊着社會方方面面,目前西班牙社會保障基金狀況變得複雜,2020年度統計下,社保基金赤字達到了300億歐元。瀕臨破產邊緣。西班牙政府社保基金投入資金200億歐元,維持西班牙整個社會保障和福利系統運轉。如果社保基金崩潰話,影響到生活西班牙4000多萬人生活,包括養老保險、失業補助、免費醫療和教育系統無法維繫。

新冠病毒引起經濟危機重影響到了社保基金。2020年度統計,社保基金赤字達到300億歐元,面臨破產。

財政大臣瑪麗亞·耶蘇斯·蒙特羅(María Jesús Montero)介紹2020年有關公共行政預算時,公佈了這一令人震驚數據。這位政府發言人介紹,社保基金赤字達到西班牙GDP2.65%,於296.85億歐元。如果沒有國家200億歐元救助,這個數字達到500億歐元,GDP4.5%。

毫無疑問,新冠疫情讓社保赤字情況變得。但是,西班牙社保系統存在問題。創造免費醫療和教育服務系統,提供養老金和失業金方面補助,西班牙將大部分財政收入投入了社保基金。近10年來,西班牙社會老齡化加劇,享受社保退休老年人比例,與此同時,承擔社保勞動人口,這使得西班牙社保基金年處於入不敷出狀況。

過去一年,疫情使醫療系統開支劇增,而另一方面,疫情經濟造成衝擊,使大量民眾失業,許多員工長期處於ERTE狀態,加劇了社保基金供需現象。

雖然我是歐洲福利制度反對者,但是題主是典型概念誤用, 龐氏騙局不能有實業參與,換而言,有公司實體參與不是龐氏騙局。不要任何期望,卻入不敷出,兑付率不能完全財政政策解讀“龐氏騙局”,因為這是概念誤用。。

於歐洲高福利批判,本質上是歐洲國家黃金三十年積累後,出現一個上升期,兩個狀況,

1,社會開始進入中質化,財政狀況。

2,左翼政府上台,開始選民承諾各種福利政策建立,佔了財政支出比例。

3,社會思潮進入多元主義時期,於移民政策開始變得。

故而,經濟週期上行階段,歐洲很多國家建立了福利體系,而經濟走入,或者因為某些經濟事件(諸如歐債危機)出現下行經濟狀況。現有財政運營能力,無法用於運行如此福利系統,但是選民不是願意政府消弱福利政策,且因為移民原因福利系統負荷開始變大,故而出現入不敷出情況。狀況,開始進行税收制度調整,狀況,就出現難自行解決,並威脅到整個區域經濟債務問題。。。

其次,你建立模型是槽點很多。,財政收入是經濟活動中,政府本身所收到分成,財政政策目的之一是通過財政收入社會資源進行分配,而這個目的是通過財政支出方式來進行。

所以説財政收入包括個人所得税、企業所得税、消費税一系列税種,支出包括很多方面。故而你模型中個人所得税拿來支撐一個“你所謂福利系統”是顯然過於腦補事情。

而養老金而言,理解有一點誤差。 法國現在養老保險制度是二戰後建立起來,退休人員所領退休金一部分來於同一時間年人所交老保險錢(包括個人、企業部分),所謂“贍養”,有一部分是他們當年積累錢。而計算其養老金額度時候,他們一生積累數字有關。

而有一類是諸如英國養老金制度,來源三個:

(1)支柱是實行現收現付國家基本養老保險,兩部分組成:

一部分是每個符合領取養老金條件退休人員可以得到相等數額基礎年金。它是一種制性繳費制度,國家財政、僱主和職工負擔。1997年全額基本養老金水平每週61.15英鎊,於全職男性工資水平15%。

另一部分是於1978年正式實施政府收入關聯養老金計劃(SERPS),它個人實際繳費年限和基數區別確定。基本養老保險受益水平消費價格指數(CPI)進行指數化調整。

(2)職業年金計劃和制性個人年金賬户(APPs)構成,它是英國養老保險體系中組成部分。

所以,一個國家養老金制度複雜,不要這種模型來分析問題

後,嚴格意義上而言,沒有所謂“高福利”概念。因為福利政策制定是財政政策和經濟狀況,做有執行週期,但是有“時效性”動態政策,所以説,社會福利支出佔財政支出多少,並完全是衡量高福利標準。而是福利政策是否和你財政能力相匹配,從而避開“福利”。而歐洲福利政策問題,歐洲經濟下行,財政狀況支撐福利系統,而目前民眾願意失去福利政策,導致歐洲現有財政赤字和主權債務控能力拙計,説,歐洲福利政策它本身能力並匹配,故而是“福利過”。

而高福利直接原因是“經濟下行,總體增長”。。但不僅是如此。

福利政策本身會影響到產業政策狀況,一個例子,如果一個國家勞工福利企業帶來負擔於企業能通過本地勞工市場得到收益,那麼本土企業集體出國。。故而,福利政策本身會反饋到產業政策上,他制定,決定着國內企業生態,包括企業成本,產業迭代率,中小企業生存狀態,進而於產業經濟產生影響,某種意義上,社會流動性(social mobility)是一個間接因素。。故而福利政策這些問題上需要取得一個“”。

而歐洲問題,以上兩條全部“”了。。

As a German living in France, I wrote in English (included), but thank JY for the kind translation

座標法國德國人,英文作答,翻譯內容熱心知友JY huang提供

但其這沒有那麼。高福利並一場旁氏騙局,但當今政客們希望讓人民相信它不是,希望人民認為福利衰減是結果,而不是故意之。

I am a German citizen who lives partially in France, being married to a French wife. So I know both country’s systems somewhat.

我是一個德國公民,部分時間生活法國,並且娶了一位法國妻子。所以我兩國福利系統有認識。

Personally, I am lucky that I am exempt from the normal pension system: Being the managing director of my own company (in Germany), I have the choice to stay in the system or not, and today, there is only one rational choice in that case: Get out, and look after your own pension plan through savings and investments to sustain yourself in old age.

個人來説,我慶幸自己能不依賴這個養福利系統。作為自己公司董事總經理,我可以選在加入或離開這個系統。而實際上,現在只有一個合理選擇,離開並且管理自己退休金,通過儲蓄和投資來維持退休後生活。

我們養老福利系統設計時候並不是一個旁氏騙局。旁氏騙局裏,給予已有投資者實際高額紅利直接來源於投資者。

The main reason why our system is out of balance is not so much the unemployment, as it is the demographic factor.

這套福利系統,其主要原因並不是高失業率,而是人口架構因素。

This was pretty much a world’s first. Bismarck being a very conservative politician, it seems counter-intuitive at first. But Bismarck was worried about the rise of socialism among the working class, and knew about the value of a stable society for the economy and the military. While it did not really stop the rise of Germany’s oldest political party, the Social Democratic Party, it is considered till this day as a major achievement.

讓我們回顧一下歷史。德國社會福利制度是普魯士俾斯麥引入。(醫療保險 1883年,人身保險 1884年,傷殘養老保險 1889年)。基本可以説,這是世界首創。作為一個保守政治人物,俾斯麥引入一系列保險制度是讓人理解。但其實,俾斯麥擔心社會主義工人階級中崛起,他社會於經濟和軍事發展價值。雖然這些舉措並沒有阻止德國最老牌政黨,社民黨崛起,然而即使現在看來,這是一個成就。

At first, it worked quite well. Maybe not all people benefited from it, e.g. with a retirement age of 71 and a life expectancy which was too short for many to ever benefit. But the system was in equilibrium.

,這套福利制度運行得。雖然並不是每個人從此收益,例如規定了71歲退休年齡,當時國民預期壽命情況下,很多人並沒有機會獲益。但這套系統是收支平衡。

延伸閱讀…

天下雜誌- 8年前,西班牙瀕臨破產,甚至名列歐豬5國(PIIGS) …

西班牙社保赤字瀕臨破產通脹再創新高

Why it worked, you can see easily on this stamp, issued to celebrate 100 years of the Old Age insurance in 1989, with evolved into the the pension insurance.

什麼系統能運行,從下面這張1989年發行,慶祝老年保險(後成為養老保險)設立100週年紀念郵票上,可見一斑。

First the world wars, and then the declining birth rates have put things on its head since. The birth rate in Germany, without any regulation, is lower than in China, one or two child policy, at about 1.4 children.

人口架構1889年時候,是一個金字塔形

然而,接下來兩次世界大戰,及其後人口出生率下降,整個人口架構產生了影響。沒有計劃生育德國,人口出生率於中國,達到了1.4水平。

Before, we had what we called the “generational contract”: The young generation’s contributions would pay for the older generation.But today, we are not far away from the point where 1 person of the active workforce has to support 2 retired people.

At the same time, You can’t really win public elections if you hurt the senior citizens. Our last general election had this age distribution: left the age groups, then the millions of eligible voters in millions in men, women and total, on the right the share of the population in %.

這種情況出現之前,我們有所謂“代間契約”,即年一代支付年老一代養老金,但今天,我們實際離一個年人支付兩個老年人養老金了。

與此同時,如果你傷害了一輩人民感受,可能贏得選舉。下表是我們上一次大選選民年齡分佈。左邊是年齡組,中間是“男性、女性、總共”人數(單位是百萬人),右邊是其人口中百分比。

Official retirement age is now 67, but hardly anybody retires that late. So if you take all people > 60, you have 36.1% of the voters in that age group.

  隨著人口老齡化程度加深,推遲退休成為歐洲“風尚”。圖91歲德國餐廳服務員正在工作。
  影像中國

  上世紀50年代起,歐洲國家普遍建立了普惠性社會福利制度,促進社會公平、社會秩序方面發揮了積極作用。隨著經濟社會情況變化,成本問題日益突出,人口老齡化問題加劇,是經濟危機和難民危機沖擊下,其結構性缺陷顯現。

  眾多專家意識到,盲目推行高福利制度已成經濟發展不利因素。有專家認為,如何提供高福利和鼓勵多人參與勞動間找到,是福利國家需要解決根本性問題。有專家指出,隻有現發展情況相符福利制度,才能達到惠及民眾積極效果。

  上世紀五六十年代起,瑞典、芬蘭、挪威、丹麥、冰島北歐國家建立起高福利模式,公民衣食住行、生老病死全部納入社會保障體系。然而,伴隨著人口老齡化問題加劇,高福利賴以維系高税收受到沖擊。2015年爆發歐洲難民危機讓其制度性缺陷顯現。

  北歐國家福利支出佔國內生產總值比重,需要通過税收來維系。經合組織統計,瑞典、丹麥、芬蘭税收佔國內生產總值於40%,位居世界税收國家前列。挪威和冰島税收佔比雖然,但接近40%,於經合組織成員平均水平。

  税收導致國內生產性投資和生產增長停滯,引發失業率上漲。失業人數增加會減少税收規模,並加重政府福利支出負擔,形成惡性循環。上世紀90年代初,芬蘭歷經濟衰退,導致業率下降,恢復到衰退前水平。與此同時,芬蘭養老金支出目前佔國內生產總值比例超過10%,而來自就業人口收入支持7%。

延伸閱讀…

歐洲高福利破滅

歐洲的高福利是否實質上是不可持續的的龐氏騙局?

  於生育率和壽命延長,北歐國家65歲以上老齡人口佔總人口比例近20%,步入“超老齡社會”階段。面日益增多老齡人口,養老金出現缺口,北歐國家財政可持續性帶來破壞。

  歐洲政策研究中心研究員巴斯倫德認為,如何提供高福利和鼓勵多人參與勞動間找到,是福利國家需要解決根本性問題。現階段,北歐國家福利制度面臨挑戰來自人口老齡化和移民問題。人口結構變化導致北歐國家勞動力供,這是其經濟增長主要原因。

  緩解人口老齡化壓力,北歐國家延遲退休年齡。丹麥目前退休年齡2014年60歲推遲62歲,並計劃2019年2022年進一步推遲67歲,從而增加勞動力供給,擴大就業人口徵税範圍,減緩養老金支出增長,用以補養老金缺口。瑞典採取了將退休年齡和養老金掛鈎彈性方式,鼓勵老年人堅守工作崗位。

  2015年歐洲難民危機北歐福利國家模式帶來了難題。瑞典接納了16.3萬名難民,成為人均接納難民人數國家。於受教育程度、語言原因,移民瑞典失業率超過15%,本國居民失業率5%。有評論認為,瑞典政府提供補貼及福利,無法通過創造、提供業崗位方式幫助、規範難民。瑞典民眾認為,自己繳納高額税負大量於難民有關開支。民眾積累情緒,不僅極端民粹主義發展創造了空間,讓瑞典進一步削減福利改革計劃面臨阻力。

  德國認為是現代西方福利制度發源地。然而,進入21世紀後,高福利制度成了拖累德國經濟發展包袱。直至德國政府2003年推出“2010議程”,削減了社會福利,德國經濟和社會發展才走上正軌。

  東西德統一後,德國政府出於種種原因,不顧地區發展,決定西德地區社會福利制度推廣東德地區。德國城市事務研究院專家蘭度阿當時指出,福利制度建設應社會發展程度適應。盲目推行高福利,不僅會縮小東西部經濟和社會方面差異,會拖累整個德國。

  ,此後20年時間裡,支撐原東德各州社會福利保障體系,德國政府背上每年500億歐元財政負擔。伴隨著21世紀初世界經濟衰退,德國陷入了經濟危機,養老金社會福利支出佔國內生產總值一度高達1/3。

  2002年,德國企業破產數量創下超過3.7萬家歷史紀錄。於失業者可4年內領取相當於原工資63%救濟金,致使德國失業人口一度達到500萬,產生了大量工作靠救濟金生活“漢”。

  德國媒體稱為“臉皮失業者”漢堡人阿諾—迪貝爾,公開發出這樣回應:“我什麼要工作?”他失業後幾十年無所事事,靠領取救濟金維持日常生活開支,直到2015年送進養老院“安度晚年”。

  “懶漢沒有道理可講。”2003年,時任德國總理施羅德力排眾議,推出了“2010議程”一攬子結構性改革。改革中推出4部《哈茨法案》,社會福利進行了削減,如下調就業失業者福利補貼,強制失業者接受職業培訓並就業。同時,法案還包括推遲退休年齡、減少政府法定退休金支付比例內容。

  “‘2010議程’是,但是必需。”萊茵—威斯特伐利亞經濟研究所專家克魯夫表示,德國失業人口如今250萬,已縮減到改革前一半。通過改革減輕高福利負擔後德國,成為國際金融危機後復蘇歐洲國家,並成為推動歐洲經濟增長“火車頭”。

  2018年,德國政府財政盈餘580億歐元,刷新東西德統一以來紀錄。德國總理默克爾曾表示,施羅德和“2010議程”讓德國超負荷高福利扳回正軌。

  為推行“2010議程”,施羅德和他領導社民黨付出了代價。於削減福利引發選民和黨內,施羅德於2005年提前辭職,隨後宣佈退出政壇。社民黨力量受到削弱。

  於西方政黨體制弊端導致改革困境,歐委會主席容克表示:“我們知道應當改革,以及如何改革,但我們知道,改革後該如何選。”

  馬德裡青年維克多最近臨時工轉,心裡。西班牙,“臨時工”和“正式工”福利和員工保障方面有著。企業如果解僱員工,需要其工作年限支付一筆失業補償金,大大提高了企業解僱員工和招聘新員工成本。這導致很多企業簽署時。減少用工成本,公司會員工臨時後,其解聘,選擇僱用臨時員工。有公司會採取第三方勞務公司簽署方式僱用臨時工。

  勞動問題西班牙高福利制度下擴大就業面臨窘境。西班牙社保體系多年出現赤字。據西班牙外銀行近日公佈報告顯示,2018年西班牙社保赤字達189億歐元,2011—2018年間,社保赤字累計超過1000億歐元。西班牙福利制度可持續性面臨考驗。

  高福利制度經濟表現依賴性強。西班牙龐培法布拉大學教授阿馬特認為,西班牙經濟基礎歐洲國家中,債務安全狀況。經濟形勢惡化,引發税收減少、福利開支問題。政府財政赤字膨脹、負債率攀升問題會接連浮出水面,進而引發債務危機。

  幾年來,盡管西班牙經濟擺脱危機,開始步復蘇。但隨著其人口老齡化趨勢加劇,養老金可持續難題日益。造成養老金可持續問題原因之一,於失業率是青年失業率,繳納社保資金人數增長。造成失業率企原因,有高福利制度因素。高福利制度同高失業率因果,形成惡性循環。

達最佳瀏覽效果,建議使用 Chrome、Firefox 或 Microsoft Edge 瀏覽器。

〔編譯盧永山/綜合報導〕希臘和西班牙爆發債務危機,很原因於公務員福利過,破產陰霾揮之不去下,兩國公務員福利(包括退休制度)進行改革,雖然面臨公務員示威和罷工強力反彈,卻忍痛之。

改革前希臘公務員福利有多?每年可領十四個月薪水,有一個月帶薪休假;每個月可獲得五一三○○歐元(二○○五萬台幣)之間額外獎金,發獎金理由林林總總,包括會使用電腦、會説外語、時上班。而已去世公務員子女,不論已婚未婚,可繼續領取父母退休金。

儘管希臘公務員依法不得解僱,允許他們四十歲可退休和領取退休金,目前退休所得替代率達一一一%。統計,去年希臘發放公務員退休金用掉其福利支出九成,歐盟執委會預估,到二○五○年,希臘公務員退休金支出佔其GDP十二%。

Similar Posts